大臣穿破了衣服,朱元璋直夸是清官,刘伯温却说“此人留不得”

  文炒米视角

  在朱元璋还是吴王的时候,特别珍惜人才。只要有本事的人,恨不能都挖到自己的身边留用。

  

  在这阶段,朱元璋可谓心胸开阔极了。的确在这阶段大量的人才的加盟,为朱元璋的事业大踏步往前,可以说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  就连元朝出使朱元璋处的“使者”,只要有能力的,懂的得治理国家的人才。朱元璋也会想方设法把他们给留下,以作己用。

  在电视剧《朱元璋》里那个扮成送葬出使朱元璋的吕昶,后来为朱元璋制定了《大明历》,为朱元璋北征,奠定了民心基础。

  

  这个吕昶虽然在正史上并不存在,但他的原型之一张昶却是个非常有本事、有信念的奇人。

  张昶是元朝的户部尚书,曾经作为使者出使朱元璋处。这样的人才,朱元璋时不会轻易放走的。

  因为当时朱元璋缺乏制度建设人才,民军习气未改。仍然是靠拜兄弟,认干儿子为主要手段,来控制兵民。

  张昶挺看不起朱元璋这种泥腿子,不愿留下。毕竟张昶好歹也是大元的户部尚书,对天下兵马钱粮了如指掌,各种规章制度也是稔熟于心。

  

  在朱元璋的各种关心照顾之下,授予张昶参知政事的职务,张昶参与了明初各种基础制度的设计,为明初各种基础制度的奠定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。

  但是张昶这个人虽然在替朱元璋工作,但是他却是效忠元朝的。关键是这人也从来不讳言自己是元朝的忠臣,趁着职务之便,和元朝书信往来,老想着回北方。

  其实这或许也不能怪张昶,毕竟人家家在北方(宛平),在元朝的官职也不低,原本老婆孩子热炕头,出一次差,被你老朱给扣了,纯属意外。

  

  但是这边厢,朱元璋剃头挑子一头热,一心想收服张昶,想让张昶从内心里愿意给自己干活。所以也经常三天一小宴,五天一大筵,经常赐金银绸缎给张昶。这让朱元璋的好兄弟们看得眼红不已。

  但是这位张昶生在福中不知福,整天穿着一身旧衣服。这个桥段大家应该非常熟悉,《三国演义》里,曹操就是这么待关羽的。

  但是朱元璋却认为,“人才难得啊。”你看到底是元大都来得,不但有学问,而且为官清廉,这是个好官。如果官官如此,我老朱岂不是有福了?这边厢,差点要号召百官向张昶学习了。

  

  此刻刘伯温却说话了,“此人留不得。他这是在给元朝守节呢。”

  朱元璋心想不会吧?我对他这么好,元朝有啥好的?再冷的心也该捂热了吧?

  但是很快一件事情的发生了,《大明律》编纂与适用在法律方面使用轻典,还是使用重典上,张昶和其他人发生了冲突。

  张昶主张用重典,所谓乱世当用重点典;但是刘基等人认为此刻要发展,就要继续笼络别人,就要轻刑法。

  

 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,立场不同而已,本质上没有对错之分。但是张昶的悲剧也就开始了。

  “劝上重刑法,破兼并之家,多陈厉民之术,欲 上失人心,阴为元计。”

  有了刘基等这样的话之后,朱元璋会更信谁的?当然是刘基的,因为在朱元璋的心理,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,那便是“赵高”。他认为张昶这是在学赵高。

  当时张昶卧病在床,杨宪前往探视,突然得到一份张昶私通元朝的信,立刻上报给朱元璋。朱元璋得知后非常生气,命令大都督府审问张昶,张昶再信的背后写了八个大字。

  “身在江南,心思塞北。”

  元至正27年6月,朱元璋认为张昶“是无法被再教育”的对象,于是下令诛杀张昶。

  

  其实回过头来想想,张昶虽然被朱元璋杀了。但是为人还是值得钦佩的,他本质上死忠于“君臣大义”,他认元为主,故宁死不叛元。

  后来朱元璋做了大明的开国皇帝后,本质上遵从和执行的“重典”也都是按照张昶所遵循的那一套来的。

  文炒米视角

  原创首发,欢迎关注或吐槽

  

达到当天最大量